多项研究证实岩藻多糖可以清除幽门螺杆菌、保

发布时间 : 2021-01-07 10:45:00   来源 :养生健康网    
字号: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缩写H. pylori,Hp)是一种古细菌,人类共生菌,对人体而言是一种有害菌,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呈现全球分布态势。Hp感染被证实与胃炎、消化性溃疡、消化不良、胃恶性肿瘤(胃癌,MALT淋巴瘤)等密切关。多感染者并无症状或并发症,所有感染者都存在慢性活动性胃炎,即Hp胃炎。
Hp感染与慢性活动性胃炎之间的因果关系符合赫法则(Koch's rule)。Hp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主要是经口传播)。因,H. pylori感染无论有无症状,伴或不伴有消化性溃疡和胃癌,都是一种感染性疾病。Hp感染是胃癌发生的环境因素中最重要的因素,根据WHO资料,2012年我国胃癌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约占全球的42.6%和45.0%。
肠型胃癌(占胃癌极大多数)发生模式为正常胃黏膜→浅表性胃炎→萎缩性胃炎→肠化生→异型增生→胃癌,已获得公认。Hp感染者均会引起慢性活动性胃炎,在胃粘膜萎缩和肠化生的发生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因此Hp感染在肠型胃癌发生中起关键作用。研究证实一旦感染Hp,不经治疗难以自愈,尽早根除Hp可有效预防相关疾病的发生,有效减少传染源。
中国幽门螺杆菌根除与胃癌防控的专共识意见(2019年,上海)中指出,Hp感染是目预防胃癌最重要的可控危险因素,根除Hp可降低我国的胃癌发生险,有效预防胃癌,根除Hp应成为胃癌的一级预防措施。
我国Hp感染的检测和治疗已有30余年的历史,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仍是Hp高感染率国家,尤其是青年人群有较高的Hp感染率。因此深入研究Hp的致病机制,探索简便有效的防治方法,以减少Hp的发生和预防并发症,具有重要科学价值和社会意义。大量研究证明,排除并发疾病及社区再感染率高等抗衡因素外,对Hp进行根除治疗利大于弊,但我国关于是否根除Hp方面,国专家同意率仅为69%,究其原因在于疗价格、药物规范使用、治疗依性及药物的不良反应等方面。国共识推荐的根除Hp方案为标准的铋剂四联方案(10d或14d)。
研究发现抗生素的联合大量应用可导致肠道正常菌群失调,肠道对致病菌抗定植能力减弱,各种过路菌及耐药菌株乘机形成优势菌群定植于肠道大量繁殖,而致病菌株的增多可再次造成肠道定植菌的进一步减少;质子泵抑制剂的应用使得胃内pH升高,这也是过路菌大量繁殖的原因之一。以上原因致肠道微生态环境发生不良变化,出现腹胀、纳差、腹泻及便秘等一系列消化道症状;还可以引起较严重的不良反应,如抗生素相关性肠炎,甚至发生伪膜性肠炎。欧美及日本等国对Hp感染患者接受抑酸剂和抗生素联合治疗后,发生艰难梭状芽孢菌性腹泻并已予以关注。因此,2012年《第四次全国幽门螺杆菌感染处理共识报告》中就提出探索性的研究措施,如联合应用微生态制剂,抗氧化剂等非抗生素制剂,以改变或完善现有的抗菌治疗方案。
岩藻多糖(Fucoidan),又名褐藻糖胶,是一种褐藻******有的含有硫酸基的天然活性多糖,主要存在于海带、裙带菜、巨藻、墨角藻等褐藻的细胞壁基质、细胞间隙及分泌的黏液中。科学家通过体外实验发现岩藻多糖抑制Hp与胃部细胞的黏附作用,通过进一步免疫印迹实验发现,Hp表面具有岩藻多糖特异性结合蛋白,能够与岩藻多糖结合,从而达到抑制Hp黏附的作用。动物实验表明岩藻多糖在浓度100μg/mL时,能够有效抑制Hp与胃黏膜黏蛋白的结合;每天喂食0.5%的岩藻多糖溶液,可以减轻小鼠由Hp引起的胃炎症状,同时能够改善胃炎,降低胃的重量。研究人员选取Hp阳性人群进行临床试验,结果显示,每天服用1克岩藻多糖,持续8周,Hp的阳性率下降为只有30%。一项90位幽门螺杆菌阳性患者的临床研究表明,单独使用岩藻多糖的Hp清除率达77.3%,与标准四联疗法清除率接近,而岩藻多糖联合四联疗法清除率可达到100%。
岩藻多糖的化学结构明确,已被确认是一种功能性食品,广泛应用在食品、药品、保健品等多个领域。多项研究证实摄入岩藻多糖可以清除幽门螺杆菌、保护胃黏膜、抗炎、增强抵抗力等均会对人体产生有益的影响。随着人们对岩藻多糖研究的不断深入,其在食品保健领域的应用将更加广泛。
参考文献
1国家消化系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上海),国家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联盟(GECA),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幽门螺杆菌学组,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胃癌学组,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医师分会消化内镜专业委员会,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医师分会消化内镜健康管理与体检专业委员会,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内镜专业委员会. 中国幽门螺杆菌根除与胃癌防控的专家共识意见(2019年,上海)[J].中华消化杂志, 2019,39(5):310-316.
 2 Malfertheiner P, Megraud F, O’Morain CA, et a1.Management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the Maastricht V/Florence consensus report[J].Gut, 2017, 66(1):6-30.
3张潢田, 程芮. 换个角度看幽门螺杆菌[J].中华内科杂志, 2017, 56(5): 331-334.
4冯跃, 张川, 张潢田. 重新审视幽门螺杆菌的诊治[J].中华消化杂志, 2017, 37 (7):488-491. 
5 Rugge M, Genta RM, Di Mario F, et al. Gastric cancer as preventable disease [J].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7, 15(12): 1833-1843.
6叶剑芳, 洪军波, 胡奕, 等. 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复发及其影响因素[J].中华内科杂志, 2018, 57(3): 223-225.
 7 Chua EG, Verbrugghe P, Perkins TT, et al. Fucoidans disrupt adherence of helicobacter pylori  to ags cells in vitro[J].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5:120981.
8 Shibata H, Iimuro M, Uchiya N, et al. Preventive effects of cladosiphon fucoidan against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in mongolian gerbils[J]. Helicobacter, 2003, 8(1):59-65.
9 Cai JM, Kim TS, Jang JY, et al. In vitro and in vivo anti- helicobacter pylori activities of FEMY- R7 composed  of  fucoidan  and  evening  primrose  extrac[J]. Laboratory  Animal  Research, 2014, 30(1): 28-34.
10 Kim TS, Shin K, Jeon JH, et al. Comparative ****ysis of anti- Helicobacter pylori activities of FEMY- R7 composed of Laminaria japonica and Oenothera biennis extracts in mice and humans[J]. Laboratory  Animal  Research, 2015,31(1):7-12.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