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乱装支架收回扣一个一万:对医生的“自由栽量权”如何规范

发布时间 : 2019-06-01 21:21:41   来源 :养生健康网    
字号: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近日,有微博用户爆料称(苏大)“附一院心血管主任师杨向军,被其博士生实名举报: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元”。5月20日,苏州大学附属第一院党委办公室工作人员称,“目情况不太清楚,案件正在调查中”。杨向军不仅是苏大附一院心血管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还是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副院长、大主任、心血管内科主任。(新浪新闻5月20日)

  医生给心脏病患者安装支架,是对患者采取的一种必要措施,患者角度来说,并不具备基本的医学知识,无法判断到底该不该装,更不知道该装多少。而在这种情况下,患者对医生是信赖的,开胸是一个巨大的手术,对患者也意味着巨大的生理痛苦,谁都不愿意为了同一种病再二次开胸,因而,对于到底该不该装支架或该装多少的问题,当然要交给医生的专业判断。

  显然,在这个问题上,医生掌握着绝对的主导权,而患者也愿意听从医生的专业安排,但其根本的原因,还是出于对医生的绝对信任。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医生不但有着医学方面的专业判断能力,同时也有着当大的“自由栽量权”。换言之,在对患者身体有利无害的前提下,既以采取前瞻型施治,也以采取保守型施治;既可以让患者多装,也可以让患者少装。

  但接下来的问题是,在“自由栽量权”之下,如果给患者少装了,么不久之后一旦病情变化,就会涉及到再次手术,给患者增添二次痛苦,而这时,患者就会对医生的职业水平产生质疑,甚至还可能引发医患纠纷,并口口相传到其他患者里。而对于医生来说,口碑与声誉是职业发展的根本保证,如果有了负面传播,则会对医生的职业前程造成很大被动,影响到医生个人发展的未来,但这也会影响到整个业界的未来发展。

  而如果是给患者多装了,那么就会给社会医保资源造成极大的浪费,同时也会连带引发小病大治、过度医疗等现象。而这些问题加在一起产生的浪费,对于现在并不宽裕的社会医保资源来说,又构成了长久而客观的隐形压力,这使得有限的医保资源可能出现流动滞缓,或捉襟见肘的情况,而这对于整个医保体系来说,则又构成了潜在的险与危机,显然,从社会保障层面而言,对每个社会成员都不利。

  因,虽然医生的 “自由栽量权”是应当存在的,因为它既可体现出医生水平的个性化施治价值,也可以体现出医生面对同种病状下的精确调整,而这种精确调整往往体现的又是整个施治方案的核心所在;但是,医生的 “自由栽量权”同时也是需要加以规范的,否则就会出现“自由栽量权”大于普遍规律的潜规则,这时它就会走向问题的反面,对医保资源的合理利用更为不利,更会滋生“自由栽量权”之下的自由腐败。

  这次,对于苏大“附一院心血管主任医师杨向军,被其博士生实名举报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元”的爆科,苏大回应称“目前情况不太清楚,案件正在调查中”,因而,现在还不能断定其行为是否属实。但毋庸置疑的是,此类现象一直都在很多医院普遍存在,而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因此,对于这件事的爆料,不管其最终结论如何,都不会影响人们对普遍情况的感知。

  显然,不管是小病大治还是过度医疗,或是其中滋生的医疗腐败,其实都与医生过大的“自由栽量权”有关,它已经是一把双刃剑。因此,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简单事,它既需要恰当保留医生的自由栽量空间,也需要给予必要的规范,而这就需要管理机制的跟进和细化。

  比如,大额医疗方案是否需要考虑机制性的再次审核?主治医生提出的意见或建议,是否还需要增设其他医生的“揪错”环节?总而言之,普遍性问题的存在,背后必然有着共性的原因,而制度的提升和机制的升级,是解决共性问题的根本路径。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