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专栏】从《汤液经法》学习五脏补泻

发布时间 : 2018-04-17 10:00:04   来源 : 未知    
字号: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有学者文献及方药组成关性等方面证明了 《伤寒杂病论》是以 《汤液经法》为蓝本而成。张仲景在继承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在临床实践中逐步发展和丰富了 《汤液经法》中诸多方剂的涵,扩大了其主治范围。

  以《汤液经法》所载五脏苦欲补泻法则进行后续的分析探讨:“肝:以辛补之,酸泻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 心:以咸补之,以苦泻之,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 脾:以甘补之,以辛泻之,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 肺:以酸补之,以咸泻之,肺苦气上逆,急食辛以散之,开腠理以通气也; 肾:以苦补之,以甘泻之,肾苦燥,急食咸以润之,至津液生也”。

  五脏大小补泻汤在五脏苦欲补泻法则的基础上结合五行生克制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补泻规律,是对五脏苦欲补泻法则内容的丰富与发挥。以肝脏为例,基于肝之苦欲补泻法则 “以辛补之,酸泻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小泻肝汤 (枳实、芍药、生姜,注: 枳实在 《汤液经方》 “二十五味诸药之精”中载为酸味) 选用酸味药、辛味药,小补肝汤 (桂枝、干姜、五味子、大枣) 选用辛味药、酸味药、甘味药进行组方,且其组方药味主次配伍及量具有规律性,表现为小泻肝汤以酸味为主,辛味为辅,以达到泻肝之目的,补泻规律为二泻味、一补味; 小补肝汤以辛味为主,酸味为辅,甘味为助,以达到调补肝脏之目的,补泻规律为二辛味、一酸味、一甘味。大泻肝汤 (枳实、芍药、生姜、黄芩、大黄、甘草,注: 大黄在 《汤液经方》 “二十五味诸药之精”中载为咸味)、大补肝汤 (桂枝、干姜、五味子、大枣、旋覆花、赭石、竹叶) 为治疗本脏病及子脏之方,所以其组方分别在小泻肝汤、小补肝汤的基础上加上其子脏用药,心之补泻药味苦、咸,其组方补泻亦具有规律性: 大泻肝汤补泻规律为本脏二泻味、一补味、一急食味,加子脏一补味、一泻味,泻肝兼调心; 大补肝汤补泻规律为本脏二补味、一泻味、一急食味,加子脏二补味、一泻味,补肝兼补心。

  其他四脏大小补泻汤与肝脏大小补泻汤补泻规律一致,总结如下。小泻脏汤: 二泻味、一补味;大泻脏汤: 本脏二泻味、一补味、一急食味,加子脏一补味、一泻味; 小补脏汤: 二补味、一泻味、一急食味; 大补脏汤: 本脏二补味、一泻味、一急食味,加子脏二补味、一泻味。

  五脏大小补泻汤不仅在组方上依据五脏苦欲补泻法则,其加减用药亦遵法。五脏大小补泻汤中仅五首小补脏汤方后有加减用药。其中小补脾汤加减药六处、小补肾汤加减药七处,全部为据症选用本脏的补泻急食之味,如小补脾汤中针对水饮内停、阻碍脾运化水湿之 “渴欲饮者”症状时,加味苦燥湿健脾之白术。小补肝汤加减药七处,除一处加苦味药白术; 小补心汤加减药六处,除一处加味甘之甘草,一处加味甘之人参; 小补肺汤加减药七处,除一处加味甘之粳米外,其余加减皆为本脏补泻急食之味。

  栀子豉汤为治 “发汗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之热郁胸膈、心神不宁证而设。方中栀子味苦以泻心除烦; 豆豉味酸以收心宁神。

  栀子大黄汤为治 “酒黄疸,心中懊憹,或热痛”之方。方中栀子味苦,泻心中邪热; 大黄 “以咸补之”,祛瘀止痛; 枳实、豆豉酸以收心气。 “诸邪在心,皆心胞代受”,实际上以上两方治疗的是邪扰心胞、尚未病及心之证。对于真正心病之证,如胸痹心痛,张仲景在 《金匮要略·胸痹心痛短气病脉证治》中提到 “阳微阴弦,即胸痹而痛”,认为胸痹心痛病机为阳虚阴寒,多为阴寒实证,需开泻心气,通阳散结。所以组方常用心之泻味苦以泻心实,再加辛甘温之药以通阳散寒止痛,而不用心之补味咸及收心气之味酸。如栝蒌薤白白酒汤 (苦苦辛)、栝蒌薤白半夏汤 (苦苦辛),方中药味皆为苦温、辛温。

  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为治脾虚水停、水气上逆证之方。方中茯苓、甘草 “以甘补之”健脾益气; 桂枝 “以辛泻之”,泻水降冲气; 白术 “急食苦以燥之”,燥湿健脾。二补味、一泻味、一急食之味,与小补脾汤补泻规律一致。

  五苓散为治脾肾气虚、水饮内蓄证之方。方中猪苓、茯苓味甘补脾益气,助脾气化升津液; 桂枝味辛泻脾,温化水饮; 白术味苦燥脾,祛湿利水。二补味、一泻味、一急食之味,与小补脾汤补泻规律一致,健运脾土以化饮布津。水蓄不通则肾苦燥,用泽泻 (注: 泽泻在 《汤液经法》“二十五味诸药之精”中载为咸味) 味咸以润肾利小便,则水饮随小便去也。

  吴茱萸汤乃治脾胃虚寒证之方。方中吴茱萸、生姜味辛泻脾散寒以温中; 人参味甘,补脾益气。二泻味、一补味,与小泻脾汤补泻规律一致,健脾益气,温中散寒。虚寒并重,故加大枣味甘,以加大补脾之力。

  此方乃治大病瘥后、水气停聚证之方。其本病在肺,如刘渡舟所云: “此证肺受邪,治节无权而三焦不利,水道不得畅通,故而肿胀”,治当宣肺利水。方中葶苈子 (注: 葶苈子在 《汤液经法》“二十五味诸药之精”中载为咸味)、海藻,味咸泻肺中水饮; 商陆根 (注: 商陆在 《神农本草经》中载 “味辛平”),味酸补肺,助肺气化以通调水道; 蜀漆味辛宣肺通气; 白饮味甘以泻肾利水; 栝蒌根苦以补肾滋阴,调和肾体,防肺病及肾。肺之二泻味、一补味、一急食味,加子脏肾之一补味、一泻味,与大泻肺汤补泻规律一致,以宣肺利水,行气消肿。又牡蛎、泽泻味咸以润肾,利小便通水道也,气焦得通,小便利则病愈。

  葶苈大枣泻肺汤为治水饮停肺之方。方中葶苈子味咸以泻肺中水饮; 大枣味甘补脾防葶苈子咸寒伤脾也。

  此方为治寒饮内停之咳嗽。方中取味酸之五味子补肺敛肺; 味辛之生姜、细辛,“开腠理以通气”,温散肺中寒饮,肺之一补味、二急食之味。再据证加茯苓、甘草,健脾渗湿,杜绝生饮之源,又化饮利水,导水饮之邪从小便而去。

  肾气丸为治肾阳不足之方。方中干地黄、山茱萸、茯苓、泽泻、桂枝、附子、山药,其药味分别为苦、苦、甘、咸、辛、辛、酸。本脏二补味、一泻味、一急食味,加子脏肝之二补味、一泻味,与 《汤液经法》大补肾汤补泻规律一致,再加肾之补味牡丹皮以加强滋阴补肾作用。

  猪苓汤为治水热互结下焦,伤肾阴之方。方中猪苓、茯苓, “以甘泻之”,泻肾中水热; 滑石 (注: 滑石在 《汤液经法》金石药中载为苦味药) “以苦补之”,利水滋肾阴。二泻味、一补味,与小泻肾汤补泻规律一致; 又加阿胶、泽泻,肾之一泻味、一急食之味,以养阴利水。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告